女人的心碎了,再也经不起折腾

女人的心碎了,再也经不起折腾。纤手捏着透明的酒杯,酒杯中烛红色的液体,摇晃着,向她施展无尽的诱惑,一杯,一杯……
女人半趴在桌子上,头靠在左臂上,右手捏着摇晃着的酒杯,猛地,扬起那满脸泪痕的脸,把酒吞入口中。
女人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,整个天地都在旋转晃动。一恍惚,脑中又出现了他的身影,想到他,女人笑了,脸上充满了红晕,但脸上仍然挂着泪水。
醉中的迷情,女人摇摇晃晃的拿着酒杯,打开电脑,呆呆的看着他发黑的头像,很久很久。迷茫中,他刚毅的脸庞,带有磁性的声音再次出现,他诙谐幽默的话语,女人被他逗得哈哈大笑,忘了矜持,忘了一切,曾经的孤独,忧郁,烦恼,在这一声声欢笑中消失。
思念,在不经意间。初识,虽隔着屏幕,他的侃侃而谈,他的博学,甚至他身上的书香味,女人羡慕着,喜欢着,他就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知己,是女人心中的最爱,相见恨晚!
爱了,真的爱了,从他的言谈中,女人能感觉到。他们两个同时打开了语音,心有灵犀,女人心跳加速,好久说不出话语,传来熟悉又有磁性声音,似曾相识,是那么诱人,那么温暖,女人克制着自己的喜悦,语无伦次的回应着。
渐渐的,女人没了约束,没了顾虑,仿佛找到了救命的稻草,尽情诉说着内心的苦闷,记不起有多久没了这种诉说的畅快,女人整个身心都融化了,充溢在快乐中。
女人的世界又有了光彩,有了期盼,沉浸在幸福之中,如春风送暖,,遍地花开,蝴蝶飞舞。
相见的欲望在攀升,女人打破了以往的防线,接受和他视频。似曾相识,棱角分明的脸颊,带着男人的阳刚之气,女人想从他的脸上,猜想他的一切,女人心化了,含羞的笑脸,低低切切,缠缠绵绵,情情切切。
风中的挽香,消散了女人曾经的忧伤,风中的摇曳,执着这女人的守望。女人每天守望着屏幕,期盼他的到来,为了那股浓情,在虚幻中遥望,等待。
空虚和寂寞腐蚀女人的心,女人的情,女人的爱,剩下的只是彻彻底底的空虚,当空虚如潮涌般的侵袭,女人只能远离这个现实的世界。用酒精麻醉自己那根思念的神经,半醒半醉,从现实到虚幻,在虚幻中不醒。
女人知道,这也许是一首永远不属于自己的歌,属于她的总是悲凉和凄婉。女人不知是自己过于多情,还是他过于无情?女人的心空了起来,堕入了那空无华丽的幻美之中。
尝试着忘却,忘却那曾有的欢乐,尝试着适应,适应那曾经的寂寞,恢复以往的孤独,可是女人做不到,不能自拔。女人再次感到世界在坠落,毁灭。
女人为何想的这样多?为何在摇摇欲坠?为何神化了又变成了暗淡?女人苦思而不得的结果。
也许是爱了却又伤了,哭了,给不了女人暖昧,女人的痛苦呻吟让你倦了,烦了?也许女人是多情之人,坦诚之心,浓郁之情,深爱之情,让你怕了?

女人也想从急躁轻浮中慢慢平静,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,如刀割之痛却忍着。女人流着泪水,把头依偎在冰凉的墙上,双手合十祈祷着那不变得誓言,不变的眷恋,不变的祝福。
这个黄昏,充满惆怅,天空没有了落幕的彩虹。这个星空,天边残留着月影,也留着他残缺的影子,登上楼台,空对着残月,女人喃喃的,痴痴的说着情话……
那烛红色的酒,仿佛是女人心中的最后一滴血,血冷了,心尚有余温。曾经以为心以死去,那是自欺欺人的谎言。但女人知道什么心不会彻底的死去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,或多或少,女人还有幻想,还有牵挂,还牵挂着那个远在天边的男人,盼望着他能再神话般的出现。
女人捧着酒杯,捧着泪水,捧着心碎,捧着思念,捧着牵挂,在虚幻中,醉着,哭着;泪冷了,泪痕干了……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